社会治理法学何以成为一门独立的法学学科 ​
社会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19-07-17 10:34

法制网首页>>   回答“四问”   社会治理法学何以成为一门独立法学学科   发布时间:2019-07-17 09:09 星期三   来源:法制日报--法制网  

□ 徐汉明 

一、回答“时代之问”是催生和发展“社会治理法学”的根本动因


如何科学回答社会主要矛盾发生变化后人民群众对民主、法治、公平、正义、安全、环境的新要求新期待;如何直面社会治理阶段性特征,发展完善社会治理法治体系;如何创新社会治理体制机制,提高社会治理“四化”水平;如何以世界眼光、宽广胸怀立足于统筹国内与国际两个大局,推进全球人类治理体系、治理规则的民主化、法治化、科学化,描绘构建人类命运共同体的新蓝图;如何在全球竞争博弈中赢得主动,有效应对“四个考验”,高效应对和预防“四个风险”,弥补“四个能力”不足,坚持人民主体地位,回应人民群众重大关切,创新国家与社会治理理论?要求社会治理法学必须回应时代之问,立足中国国情,关注现实问题,对我国数千年治理文化的宝贵资源进行创新性挖掘,对百年国家与社会治理的艰苦探索进行系统总结,对新中国成立以来由“管控”“管理”向“治理”转型跨越的曲折发展进行深入挖掘,对新时代社会治理取得历史性成就及其进行创新性提炼,适应与之相适应的法学学科建设要求,破解传统法学学科设置单一,学科“三大体系”不能有效回应社会治理丰富实践的急迫要求,不仅是加快推动法学学科体系建设的重大使命,更是构建社会治理法学新型学科体系的首要任务。

二、回答“科学之问”是催生和发展“社会治理法学”的内在动力


回答构建社会治理法学“三大体系”科学之问,其标志之一在于是否准确揭示了社会治理法治道路、制度、理论、实践的质的规定性形成一系列有关治理理念、观点、原理、学说、思想、理论、知识、学术等等。构建社会治理法学之首要在于,坚持以“马克思主义经典作家”基本原理、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治理理论、习近平新时代社会治理法治理论为该学科理论体系构建的“方向标”;从基层创造的可复制的社会治理新鲜经验的“智慧库”,从区域、市域、县域社会治理的“经验仓”,从域外发达国家治理立法技术的“参照系”等方面进行创新性转化,从而凝练为具有原创性与时代性,系统性与专业性,继承性与民族性的标识性概念,形成科学的知识体系、学术体系、话语体系。其标志之二是研究方法、材料、工具的客观性与效度性。社会治理法学既要受法学的研究方法的指导,又要坚持人文社会科学常用的研究方法,这包括:阶级分析及社会分层法、价值分析法、跨学科研究法、实证分析法、大数据研究方法,使社会治理法学知识体系、学术体系呈现丰富性、发展性的特征。其标志之三是厘定该学科的研究对象。随着社会治理法治理论的创建、社会治理法律制度的发展完善、社会治理法治实施方式的转型,都给社会治理法学研究对象提出了时代命题。这决定了社会治理法学的研究对象质的规定性和研究范围的宽域性。其具体研究对象包括社会治理法的基础理论、制度安排、实施方式及其绩效评价等。其四是准确界分社会治理法学同其他学科研究对象的区别与联系。社会治理法学在治理社会事务的过程中,与法学其他二级学科存在着紧密配合、互相合作的联系,但也有具体的区别。  

三、回答“人民之问”是催生和发展“社会治理法学”的目标要求


“立德树人,德法兼修,培养大批高素质法治人才”,是包括社会治理法学学科在内法学及人文社会科学学科建设发展的天职。改革开放以来,我国高等学校为国家培养提供“六类人才”(党政人才、企业经营管理人才、专业技术人才、高技能人才、农村实用人才、社会工作人才)共计106,24.5万人。其中,目前在718所院校开设的法学专业中,提供了法学类人才约为195万人,占高校毕业生的1.83%,法学院校尤其是“五院四系”在培养法学人才方面发挥了中流砥柱的作用。法学教育面临“八个严重滞后”,即:法学教育提供的专门人才同治国理政、治党治军、内政外交的精英人才中长期发展规划总规模要求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通用人才与基层社会治理法治化亟需人才总需求存在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专门人才同具有善于运用法治思维法治方式的战略企业家、职业经理人人才总量需求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专门人才同具有创新能力的高素质专业技术人才知识融通与保护服务结合的综合性人才急迫需求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实用型、“工蜂型”、高技能型人才同公职律师、公司律师、社会律师的庞大法律服务人才总量需求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专门人才与大数据时代涉外法律人才总需求严重滞后;法学教育提供的专门人才同立法、执法、司法,法学研究、法学教育综合型、创新型、能力型的人才需求严重滞后;以学科导向形成的导师专业教学科研能力同复合型、创新型、能力型、外向型卓越人才培养的高要求严重滞后。这导致法学教育领域面临三大尴尬现象,即:法学专门人才供给严重滞后与法学人才就业“虚假饱和”的尴尬;法学专门人才社会“精英光环”与“高分低能”的尴尬;法学学术“智慧之才”与提供治国理政建言“对策不对号”的尴尬。作为保障经济社会快速发展的社会治理法治制度、文化、实践成果颇丰,但社会治理法学未能作为独立的学科进高校、进教材、进课堂、进头脑,社会治理法治人才更是奇缺。推进社会治理现代化,提高社会治理“四化”水平迫切需要为国家、政府、社会提供大批“德法兼修”的卓越治理法治人才。因此,社会治理法学教育由中南财经政法大学典型试验的“盆景”,向全国高校复制推广为“全景”成为急迫要求和必然选择。

四、回答“价值之问”是催生和发展“社会治理法学”的价值体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