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电影《信条》绕晕观众真的好吗?
评论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20-09-08 08:48

信条

信条

  信条绕晕观众真的好吗

  王金跃

  在中国内地市场,仅仅一天,克里斯托弗·诺兰万众瞩目的新片《信条》就被已经公映了17天的《八佰》拉下了单日票房冠军的宝座。

  伴随而来的,是该片的豆瓣评分也从开始的8.4分跌到了现在的7.9分,在诺兰拍摄过的11部电影长片中,仅比《失眠症》高了0.4分。

  复杂纠葛的“时间逆转”故事架构彻底绕晕了大部分观众。在影片公映之前,知名影评家周黎明写道:这不是观众智商的问题。我刚刚浏览了几十篇西方影评人的评论,没有人敢声称完全看懂了。基本设定一点不难懂,但要一遍看懂所有细节,几乎不可能……3遍后才有资格出去参加解读论战。

  《信条》的复杂叙事线很快激起了网友和很多自媒体的解读兴趣,一家自媒体的作者在看了9遍《信条》后,出了一期将近一小时的视频,即便如此,该视频依然有不少点没有交代清楚。

  这种智力上的激荡很快将观众分为了两个阵营:看懂和看不懂。一位网友在第13次看了《信条》后赞叹道:一次比一次圆满,感谢诺兰奉献了这部电影。而另一个阵营中,一位坦承自己看得稀里糊涂的观众则说:“电影不好看就是不好看,埋再多的所谓暗叙事、玩再多的结构与技巧,也依旧不好看。”

  笔者是属于后者阵营的。我老实承认,看片的过程很吃力沉闷,原因有以下几点:

  首先是影片并没有营造出一种超越想象的视觉奇观。《信条》开头在基辅歌剧院解救人质这场戏,远远没有《蝙蝠侠:黑暗骑士》开头“小丑”抢银行这场戏来得惊心动魄。这场戏感觉有点像跑酷运动,男主角除了四处跑跳,实在乏善可陈。

  片中用真实的波音747飞机撞大楼的戏,也远远没有《蝙蝠侠:黑暗骑士崛起》中“贝恩空中劫持飞机”这场戏来得刺激。

  全片唯一让人印象深刻的是公路上男主角抢夺箱子的戏,拍得还算紧凑刺激。但相对于《星际穿越》的虫洞奇观和《盗梦空间》的折叠世界,《信条》中的场面不要说不如诺兰之前的作品,即使相比汤姆·克鲁斯主演的《碟中谍4》等谍战大片,场面上依然落下风。

  其次,影片前半部分大量的时间都是角色在对白,交代“时间逆转”“熵增熵减”等物理知识,情节推进慢。这些枯燥的专业术语让人看得昏昏欲睡。而到了男主角准备进入旋转门进行“时间逆转”回去救女主角凯特时,影片的节奏突然加快,随后就是一系列快节奏的行动。由于逆时空导致的反方向动作和片中不同角色视点的切割,出现在观众眼前的画面就显得杂乱无章。虽然诺兰很细心地把这些细节都做了标志,比如用氧气面罩、红色、蓝色等来区分,但观众第一次看电影时,是不可能同时接受这么多信息的,所以大部分的观众都卡在了这里,只觉得银幕上一片混战,看得稀里糊涂。

  第三,在诺兰的上一部影片《敦刻尔克》中,他用调快了的秒针走动的嘀嗒声贯穿了整部影片,营造了争分夺秒的紧张感,受到了观众们的一致肯定。在《信条》中,他居然故技重演,高分贝的电子配音几乎贯穿全片,虽然瑞典音乐家路德维希·戈兰森的重低音配乐营造了一种穿越时空的紧张感,但在角色对话的时候都配上刻意调高的配乐,实在有点不明所以。过高的音量甚至导致有的电影院音响设备被震坏、隔壁玻璃被震碎的后果。

  最后就是影片复杂的“时间逆转”叙事线了。虽然影片的大致情节还是比较清楚的,但第一次看,被绕晕依然是大概率事件,对于诺兰的忠实粉丝来说,这无疑是一次探索偶像创作思路的难得机会,但对于普通的观众来说,如此复杂的一遍又一遍“时间逆转”,就是在考验观众的耐心,甚至是挑战观众的智商了。

  不过在看了很多解读文章后,笔者也承认,片中约翰·大卫·华盛顿饰演的男主角跟罗伯特·帕丁森扮演的尼尔之间的生死友谊还是非常感人的。影片开头即结尾的回文式结构也非常有巧思。如果从“这不是讲述故事的年代,而是故事讲述的年代”出发,《信条》的确提供了对像007这样常见间谍片的一种全新故事讲述,作为电影文化,诺兰的创新精神还是值得肯定的。

  清华大学教授尹鸿针对周黎明老师关于《信条》的微博评论这样写道:看电影,看得怀疑自己的智商,也许未必是件好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