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母婴零售第一股”爱婴室董事长施琼
母婴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20-09-08 08:50

  施琼是母婴零售领域的老兵,早在1997年,他即创立了爱婴室,后者当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母婴产品销售及提供母婴服务的机构之一。行业冷暖,爱婴室以及这位一手带领企业发展的老母婴人最为清楚。

  “未来两到三年内,中国母婴门店的淘汰率将超过三分之二。”7月份的一场母婴行业大会上,参会嘉宾抛出了这样一个观点,将母婴零售行业当前的发展现状摆在了台面上。

  2020年,对于母婴行业来说有些难。叠加疫情因素后,原本就受到电商冲击以及消费习惯倾向社交化等因素影响的母婴零售商们备感压力。母婴零售在“后疫情时期”要怎么走?大部分企业是否将被行业大潮淘汰?这些成为了从业者关注的焦点。

  “三分之二我觉得不太会,砍掉很多是会的。”日前,中国母婴零售第一股爱婴室董事长兼总裁施琼接受了《国际金融报》记者的专访。他说,电商甚至疫情并非影响母婴零售行业发展的主要因素,“过去行业比较好的时候,大家都觉得怎么做都挣钱,就不太注重内部能力的提升,一旦市场遭遇困难,自然就会碰到很多问题”。

  施琼是母婴零售领域的老兵,早在1997年,他即创立了爱婴室,后者当前已经成为国内最大的母婴产品销售及提供母婴服务的机构之一。行业冷暖,爱婴室以及这位一手带领企业发展的老母婴人最为清楚。

  

专访“母婴零售第一股”爱婴室董事长施琼


  加速发展数字化、稳健推进实体扩张、做自有品牌、投资MCN机构……在一个半小时的采访中,施琼和记者沟通了爱婴室正在做的各项事情。他一并表示,在新常态之下,如何提升企业的经营绩效是一个挑战,但他一定要做到,否则就无法走出行业困境。

谈业绩:战术层面已尽力

  和所处的赛道有点相似,施琼本人沉稳低调。自爱婴室上市后,他就鲜少接受媒体的采访。相比于讲,他说更喜欢去做。但在7月底记者发出采访邀请后,施琼爽快同意,并将时间敲定在了半年报公布后的第三天。

  受疫情影响,今年上半年,爱婴室实现营业收入10.96亿元,同比下降7.07%;实现净利润4411.15万元,同比下降29.18%。

  “我觉得从战术层面来讲,我们已经尽力了。但从战略层面来看,我们应该可以做得更好。”谈及上半年的业绩表现,施琼很坦然地向《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

  今年突发的新冠疫情对于所有母婴零售行业人士来说都是一场极大的挑战。但施琼对自己要求较高,直言如果可以做更多改变,或者更早做一些针对性的改变,其可以表现得更好。

  今年一季度,因为大部分的门店关闭,主要依赖实体的母婴零售商经历了暴击。据称,受疫情影响,爱婴室部分开设在购物中心中的门店遭遇闭店,最严重时闭店率接近60%,客流量大幅下降对其收入端产生了较大影响。

  

专访“母婴零售第一股”爱婴室董事长施琼


  但施琼表示,那个时候其并未感受到太大的压力,反而是坦然的。“不关反而不安全,会有很多的担忧,关了就一了百了了。因为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正好是在春节期间,所以大家都是想着怎么把工作做好了,最低限度地减少影响,从安全角度考虑。”

  这期间,有件事情让施琼格外难忘。“疫情刚开始没多久,上海就有几家儿童医院第一时间来找我们寻求儿童口罩。我们和医院之前有一些联系,但并不是很多,当时我就觉得,医院找过来是对我们的信任,于是,我们把库存都拿了出来,然后在别的地方又组织了一些货源,前前后后大概有几万只口罩。”

  关店时没“认真算过经济账”的施琼,很快看到了公司的财务数据。根据爱婴室此前公布的一季报,报告期内,其营业总收入为5.19亿元,比去年同期减少了4.8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882.95万元,同比减少了50.29%。

  “随着疫情稍微稳定一点了,大家才开始考虑财务端的问题。”施琼告诉记者,当时销售已经受到了影响,虽然也在研究把生意如何做得更好,但同时更多的是在考虑如何在财务上减少一些损失。“大家也通过一些方式来控制成本,还有跟商场谈判减免租金,当然这中间还涉及到一些低效门店的关闭”。

  施琼说,疫情开始以来,他思考了很多事情也做了一些总结,其中之一就是拓展实体门店。

  2019年,爱婴室在上海、江苏、浙江、福建等地区持续提速加密拓展直营门店,并布局西南市场、完成了重庆泰诚18家门店并购,同时还布局珠三角市场,落地深圳首店,全年新开门店73家。整体来看,2019年,爱婴室全年净增56家,直营门店总规模达297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