亏损近5亿!宝宝树高管团队几近离职 互联网母婴
母婴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20-04-02 20:28

互联网母婴平台正在遭遇不同程度的困境,业绩下滑,融资难续。

3月30日,宝宝树集团(01761.HK)公布2019年度业绩。财报数据显示,宝宝树在去年经调整净亏损4.94亿元。

其主要收入来源的广告、电商(直销和平台)和知识付费三部分营收均有不同程度下滑。其中,广告和知识付费收入同比下滑45%左右,分别为3.2亿元和1457.4万元;电商收入直接从2018年的1.35亿元跌至2221.4万元,同比下滑83.6%。

31日,宝宝树相关负责人向时代周报记者解释称,广告营收下滑主要原因是受经济大环境影响,以及广告行业竞争带来客户预算收紧;而在电商业务方面,因为宝宝树电商升级后,还需要持续的系统优化升级和培养用户习惯,所以电商业务未达预期。

事实上,早在宝宝树公布业绩报前,3月24日,公司已爆出CTO詹宏勇离职的消息。

这意味着宝宝树原业务高管团队已几近全部离任,包括原副总裁兼商业总负责人、广告业务总负责人以及产品运营总负责人。

未在宝宝树财报中披露的知识付费、健康、内容等业务负责人,也均已离职。

“坦白说,2019 年有些挑战,黑天鹅频发。”25日,宝宝树创始人王怀南对外公开表示。

早在去年9月,王怀南在澄清自己“出走”宝宝树的传闻时,便已形容母婴是个长线战场,并表示 “今天我们不在春天,可能在冬季。”

亏损近5亿!宝宝树高管团队几近离职 互联网母婴

宝宝树创始人、主席兼首席执行官王怀南在2019年9月的直播中

不只是宝宝树,国内互联网母婴平台整体都不太乐观,尤其是在母婴电商方面的尝试。

“随着综合电商在母婴领域的深度布局,以及云集、拼多多等社交电商平台的崛起,母婴垂直电商的商品和价格优势被蚕食。”3月30日,桐创科技投资总监、母婴童社群桐道会秘书长王瑀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线上流量和消费变得碎片化甚至粉末化,互联网母婴平台需要进行全渠道布局,才能不被淘汰出局。

资本寒冬

在互联网母婴赛道上,已经有一批企业倒下。

3月25日,经营洋妈妈互联网母婴平台的北京惠杰科技有限公司员工告诉时代周报记者,公司在两年前就不做了,投入了太多,入不敷出不好做。

而在半年前,母婴之家被媒体爆出“跑路”消息,上海市静安区市场监督管理局在当时表示,经初步确认,已无法通过登记住所联系到该企业。

时间再向前推移,母婴特卖电商平台荷花亲子在2016年8月也宣告倒闭。

“很多互联网母婴企业还是处于不断烧钱的状态,这就意味着,需要通过大量融资来维持运营平衡。”3月28日,北京京商流通战略研究院院长赖阳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但融资步伐却已经放缓。

时代周报记者梳理公开资料发现,包括麦乐购、蜜芽、贝贝网和辣妈帮在内的多家互联网母婴平台,在2017年后再无融资消息传出。

3月26日,艾媒数据中心发布数据显示,2019年,互联网母婴投融资金额创新低,为10.5亿元;而在2016年至2018年,投资金额分别是17.5亿元、16.2亿元和34.4亿元。

亏损近5亿!宝宝树高管团队几近离职 互联网母婴

“资本助推是互联网母婴在2015年之前高速发展的原因之一,但现在看来,资本市场的‘冷’从宏观来看将长期存在,这将影响着所有互联网母婴公司。”王瑀琰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

资本寒冬考验互联网母婴造血能力,但目前看来,盈利情况堪忧。

2018年,宝宝树在港交所上市,从当时提供的招股书来看,该公司在2015年至2017年净亏损分别为2.86亿元、9.34亿元和9.11亿元。

上市当年,宝宝树扭亏为盈至5.26亿元,但到了2019年,业绩再次跌入低谷,全年亏损4.94亿元。

此外,上述提到的已经倒闭的互联网母婴企业,也侧面反映出行业经营困难的现状。

但互联网母婴整体交易规模却在持续扩大。

根据数据挖掘及市场研究机构比达在2019年5月发布的《2019年第1季度中国互联网母婴市场研究报告》显示,其预计2019年母婴电商交易总额达5891.7亿元,增速为23.1%。

亏损近5亿!宝宝树高管团队几近离职 互联网母婴

同年7月,易观发布的《中国互联网母婴市场年度综合分析2019》报告也显示,母婴市场整体规模常年保持稳定的增长态势,在2018年中国母婴市场规模已达2.77万亿,预计2020年将超3万亿;母婴网络零售规模预计将在2021年突破7千亿元。

亏损近5亿!宝宝树高管团队几近离职 互联网母婴

为何整体消费环境良好的情况下,互联网母婴企业却摆脱不了入不敷出的困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