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学良的军事才能到底怎样?
军事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admin
2020-02-15 09:02

张学良的军事才能到底怎么样?如果说“九一八”还有偶然因素,那“九一八”一年多后的热河抗战,显然更有说服力。

1933年元旦,日军悍然对山海关发起猛攻,东北军独立步兵第九旅626团浴血抗敌,付出近2000人的惨重伤亡。随着山海关陷落,热河也立刻告急。一直扛着“不抵抗”骂名的张学良,这下来了精神,1月8日就召开记者会,发出掷地有声宣言:“只有拿我们的血肉、我们的性命来维持和平!”摆出要跟日本人玩命的架势。

摆好架势的张学良,行动上来玩真的:除了砸钱通电全国,表达抗日决心。还亲赴热河视察,发表抗日演说。又成立了包括东北军精锐在内的三个集团军(六个军团),自己更亲自挂帅,担任第一集团军总司令,誓要重拳出击,把凶残日寇打个头破血流。

1933年2月21日,十万日军(包括张海鹏和程国瑞等伪军)分三路进攻热河,被张学良视作“正名之战”的热河抗战打响。打到第三天,东北军汤玉麟部骑九旅旅长崔兴武撒腿窜逃(后来投敌)。打到3月3日早晨,第二集团军司令张作相也慌忙逃出承德,次日汤玉麟也跟着跑,临跑还没忘了拉走自己240车鸦片。3月4日下午一点,128名日军兵不血刃占领承德。热河,就这么沦陷了。

如此12天“雷声大雨点小”的战斗,单是比比不久之后,怀着“只为赴死”决心,在长城上浴血抗敌的西北军,那都差了太远。《大公报》当时也发出犀利评论:此皆非一般民众之责,而少数上层社会之咎也。

当然,对这场惨败,许多人也替张学良鸣不平,比如之前曾血战山海关的将领何柱国,就认为“不能完全归咎于张学良”。因为日军实力太强,其他派系的军队,也常见在战事里阳奉阴违,所以“光靠东北军是挡不住精锐关东军的”。

而在这场一边倒的脆败里,东北军其实也打过漂亮仗,比如3月1日开打的叶柏寿战役,东北军于兆麟师长的一三零师,就与日军血拼了三天,直到3月4日成功突围。日军《满洲事变作战经过概要》里也承认,这支部队是“顽强抵抗之敌”。确实是被狠打了一下。

但更多时候,在热河战场上的情况,却是严重的混乱无序。随着日军进攻,各路部队纷纷溃逃,张作相逃出承德前,身边就剩了几个文职人员,急得老头边抽旱烟边抹眼泪。拉着鸦片逃跑的汤玉麟,曾被张学良一怒下令枪毙,可“严令”了好几声,都打不着躲在察哈尔的汤玉麟,最后还是不了了之。

这混乱景象,正如张学良的一声哀叹:“热河抗战……战地指挥官连这些部队的位置都无法查清,怎么指挥?”如此部队,又怎能打赢“正名之战”?种种问题,也可以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

那作为“上层”的张学良,对此又是啥感受?他在热河沦陷三天后宣布引咎辞职,多年后的回忆录里,还不忘感慨一声:“谁说我不愿意辞职?我这个人是拿得起放得下的,是一扔就扔掉了的。再说,不辞也没有别的法子”。

参考资料:唐德刚《口述实录:张学良世纪传奇》 、于大洋《张学良与热河抗战》、 吴庆君《东北军热河抗战及其结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