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军队网络编辑开展国家安全教育的几点思考
军事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19-06-01 11:31

摘 要:近年来,由于网络新闻把关不严、用词不准造成的失泄密案件屡有发生,网络安全问题已成为亟待解决、形势严峻的非传统安全问题之一。军队网络编辑作为涉军网络信息传播的“把关人”,始终肩负着构建“绿色、健康、和谐”的网络环境、为大众提供正确舆论导向的重任。因此,加强对网络编辑国家安全教育,提升自我防范、自我把控、自我隔除的安全能力,对维护国家安全具有重大而紧迫的现实意义。

关键词:国家安全教育军队网络编辑;人才转型

国家安全关乎民族振兴,是全体国民根本利益之所系。正如习主席所强调的,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对一个国家很多领域都是牵一发而动全身。没有网络安全就没有国家安全。2015年7月1日,全国人大常委会通过的《国家安全法》规定,加强国家安全新闻宣传和舆论引导,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国家安全宣传教育活动。军队网络编辑作为涉军网络信息传播的“把关人”,地位更为突出、责任更为重大。为了解对全军网络编辑开展国家安全教育的实际效果,笔者利用“问卷星”系统选取数十家媒体发放网络问卷,结合与多家涉军网站、微博、微信公众号后台留言咨询的结果,分析当下军队网络编辑在国家安全意识方面存在的主要问题及出现原因,以期为进一步对军队网络编辑开展国家安全教育,提升自我防范、自我把控、自我隔除的安全能力提供参考与借鉴。

一、年轻化、流动大成为阻碍国家安全教育开展的重要因素

我国互联网行业自1996年起步以来,虽仅有20余年历史,但凭借全新的理念模式与广阔的前景,吸引了一批又一批年轻大学生进入网络媒体行业并不断地吐故纳新。同时,由于大多数网络媒体已经建立了竞聘上岗、择优录用、能进能出、能上能下的用工制度,该行业的竞争压力不断增大,从业人员流动率持续增大。 有调查显示,仅2016年互联网行业自愿离职率就高达26.9% ,互联网行业的员工在公司服务的平均年限小于3年。与此同时,军队互联网媒体作为整个互联网行业的重要组成部分,同样兼具以上两种特点。年轻化的人员构成导致当下的军队网络编辑缺乏必要的工作经验,对涉军、涉密信息缺乏保密意识,防范能力有所欠缺。而较为频繁的人员流动更为国家安全教育的有效开展增添了难度,即使对当下的编辑群体开展教育,也很难预估这些从业者是否仍将在此岗位长期工作,当新补入的人员加入行业时,又将面临同样的问题,国家安全教育的实效始终难以显现。

二、“草根”网络编辑急需实现向专业化转型

在我国互联网信息服务业进入规模化、产业化发展阶段的同时,网站从业人数也初具规模。据统计,我国目前在网站工作的人数达到300多万,其中从事网络编辑与内容管理的人数超过200万,这些网络编辑与内容管理人员共同承担了网站内容的选择、审核加工,以及论坛管理等工作。他们的素质将直接关系到网络信息服务的质量和效果,关系到网络平台的安全与发展。

然而,相较于传统纸质媒体行业,网络编辑工作在一定程度上降低了对从业者学历背景的要求。笔者曾对109名在职军队网络编辑进行调查,发现其中新闻专业毕业的人员仅占总数的58%,而在非新闻专业毕业的从业人员中,绝大多数曾是基层部队的新闻干事或单位主官,他们对一线部队官兵生活了如指掌而对专业化的新闻传播却知之不多,对网络新闻产品的生产时常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还有一部分是从传统媒体转型而来的记者和编辑,他们的新闻采编能力不容置疑,但对网络技术的相关操作却不太了解,从业前接受过两次以上系统新闻理论学习或专业技术培训的人员不到半数,多数依靠其在原工作单位时的“自我摸索式”学习或者“老前辈”的“传帮带”。同时,由于网络信息行业发展迅速、从业人员流动频繁,在工作期间能够得到系统专业培训的人员也微乎其微。由此可见,“草根”编辑不但构成了军队网络编辑群体的主力军,实现向专业网络编辑岗位的人才转型仍需经历一个较为艰难、曲折的过程。

三、军队网络编辑的“网络化”意识、危机意识有待提高

“网络化”时代,信息传播的速度也随之加快,这就对加强网络编辑的危机意识,努力夺取网络舆论话语权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据统计,目前全球访问量最大的100个网站终端,仅美国就占94个,以英语作为传播语言的网络信息达90%以上。中国互联网协会发布的《中国互联网发展报告(2018)》称,境内1090万余台主机被境外服务器控制,其中美国占30.2%。可见,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利用其网络传播语言、网络传播技术和资金优势,掌握了全球范围内信息资源的话语权,形成了新的文化霸权。一方面,美国借助网络平台向其他国家灌输西方自由民主价值观,对他国进行意识形态渗透和文化扩张。另一方面,美国利用其网络舆论工具,在国际上丑化别国形象,丑化中国领导人、诋毁中国共产党、攻击中国政府、抨击中华民族传统文化、污损中华民族传统道德,宣扬历史虚无主义。在如此错综复杂的舆论斗争形势下,各种不确定信息四处流传,使得用户无法迅速准确地识别和掌握新闻内容,这就对网络编辑辨别信息是否涉密、涉敏,是否潜藏西方意识形态渗透的能力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需要编辑人员对相关信息进行甄别和筛选,过滤并剔除危害国家安全稳定态势、动摇民心的不良信息,以帮助用户更准确地获取和利用新闻内容。然而,相较之下,我军网络编辑时常由于缺乏危机意识与辨别能力,错失主动出击的良机,不仅使得大量炒作新闻借助网络媒体的巨大力量快速传播,更使网络舆论的话语权难以得到充分掌控。

四、建立完善国家安全教育服务保障机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