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旁边,能否诞生第二个国际大都市?
国际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19-11-16 10:09

11月11日,蓝绍敏从南京苏州,正好两个月。

新官上任,自然要先熟悉市情。

自9月“官宣”以来,这位新任江苏省委常委、苏州市委书记,就开始了密集的调研行程。在11日这个特殊的时间点上,他把苏州10个区县调研的最后一站,放在了苏州工业园区。

其间,他用三个“国际范”,提出对苏州工业园区的更高要求,涵盖产业集群、营商环境及人居生活三大领域。

两个多月来,“国际大都市”,正是蓝绍敏在多个会议和调研中反复提及的关键词。

11月13日,在苏州市委常委会会议上,他明确表示,要“真正提升城市能级,把苏州打造成为能为上海建设全球卓越城市起到协同增强效应的国际大都市”。

早在十多年前就有媒体统计,全国有186座城市都提过类似“国际大都市”的设想。不过,至今真正受到认可的国际大都市,大概也就北京、上海两座城市。

对苏州而言,要实现这一“远大”目标,不仅要思考如何超越自己,还要面临另一重考验:上海旁边,是否还能容纳另一座国际大都市?

上海旁边,能否诞生第二个国际大都市?

“火红年代”

时间回到9月11日,苏州召开全市领导干部会议,蓝绍敏首次作为“最强地级市”主政者露面。

发言时,蓝绍敏着重提到,“努力再创一个激情燃烧、干事创业的火红年代”。两个月后,在苏州工业园区,同样的话,再度响起。根据城叔不完全统计,这也是两个多月来,蓝绍敏在公开场合提到最多的一句话。

如果稍作阅读理解,这句话里既有对“火红年代”的希冀,也有对当前激情不再的鞭笞。

上世纪80年代,年轻的经济特区深圳尚在争议声中时,苏州因社队企业的蓬勃发展,率先成为经济改革典型。

1992年,张家港对标当时苏州走在前列的几个兄弟板块,喊出“工业超常熟、外贸超吴江、城市建设超昆山、样样工作争第一”的发展口号。

一石激起千层浪。1993年12月15日,《人民日报》在名为《苏州跃起六只虎》的头版头条中写道:“ 一虎呼啸,群虎出山。张家港的挑战,不但使常熟、吴江和昆山感到了紧迫,连吴县和太仓也坐不住了。苏州大地,变成了‘六虎’争雄的角逐场。”

“六虎争雄”成为江苏乃至全国改革开放历史上浓墨重彩的一笔,也推动苏州经济水涨船高,在全国排名节节上升。

1985年,苏州GDP首次进入全国前10,位居第8位。2003年,苏州达到历史最佳排名——全国第5,排在四大一线城市之后,并保持8年之久。

不过,近年,苏州逐渐收敛锋芒,气势不再。

2011年,苏州GDP被天津超越,滑至第6位;2014年,重庆又弯道超车,苏州GDP排名也自此跌到第7位。近年,苏州GDP增速逐渐放缓,而身后的成都、武汉和杭州,各个都是炙手可热的“潜力股”,苏州不可能没有危机感。

更重要的是,很长时间以来,苏州在江苏省内都是“一枝独秀”。然而,2016年底,江苏省委常委会专题研究南京市工作,明确要求南京努力建成“首位度高的省会城市”。其后,江苏连续两年在政府工作报告中提出“发挥南京特大城市带动作用”。今年,更明确写入“提升南京省会城市功能和中心城市首位度”。

除了来自外部的“竞争”,苏州自身也遭遇发展困境。

作为紧随深圳、上海之后的第三大“工业城市”,今年前三季度,苏州规上工业总产值24371亿元,同比增长仅0.9%;规上工业增加值5503.87亿元,增速也仅1.9%。

苏州,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上海旁边,能否诞生第二个国际大都市?

拉开“框架”

“内外交困”之下,苏州如何打造国际大都市?

在不少人看来,如今的苏州,仿佛“打了鸡血”。按照蓝绍敏的说法,“过去我们有引以为豪的‘六虎争雄’,今天我们要创造苏州高质量发展的‘十全十美’” 。

不过,曾经的苏州因县域经济发达受益,如今却在提升城市能级时因此受限。甚至有观点认为,“GDP过万亿、人口过千万的苏州,更像是一个大的城市,而非一个大城市”。

实际上,在很多人眼里,苏州是一个没有市中心的城市。

苏州之核——姑苏区所在区域,是全国首个、也是唯一一个国家历史文化名城保护区,也因此与摩登的现代感无缘。姑苏区东西两边,则是高新区和苏州工业园区,都是产业高地。姑苏区南北,撤县设区而来的相城区和吴中区,还尚显年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