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喝欠款800多万元 都是哪些饕餮之徒
吃喝
数码媒体体育房产财经汽车健康时尚星座旅游教育_宝岛编档
采集侠
2019-06-06 14:30

日前,有媒体接到河北省邢台市国资委加盖了公章的举报信。举报信称,2013年年初至2018年2月,陕西省彬县(现彬州市)政府接待办拖欠该委下属企业彬州国际花园酒店850多万元账款(目前还欠600余万元)。据报道,邢台市国资委和彬州国际花园酒店相关人员确认了举报信的真实性。对此,陕西省纪委监委已成立调查组进行核查。(澎湃新闻5月27日)

白条、5年、850万元,在公款吃喝极易引发众怒的语境中,每一个字眼都让“吃瓜群众”滋生厌恨情绪。当下,在静待迷雾廓清之际,有一点是清楚的:彬县(彬州市)政府部门拖欠吃喝款,必须彻查。

与该事件有关的时间点,颇堪玩味。比如,2013年年初至2018年2月,这是彬县(彬州市)县委县政府在涉事酒店的吃喝时间。众所周知,2012年12月4日,中央八项规定出台,其中要求“厉行勤俭节约,严格遵守廉洁从政有关规定”。一年后,由中办、国办印发的《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正式施行,就党政机关公务接待作出更严格的规范。

问题来了,举报信直指“彬县(彬州市)县委、县政府严重违背中央八项规定,大吃大喝,顶风作案,违规招待”,是否属实?公务接待不可避免,有其现实合理需求,公众排斥的是大吃大喝,是糟蹋公帑。党的十八大后,如果仍胡吃海喝,显然属于不收敛。

另一个时间点是,打白条为何历时5年之久?举报信称,欠款是时任彬县(彬州市)县委书记在任彬县人民政府常务副县长(主管接待)、县长、书记期间,违规招待、恶意拖欠所造成的。据查证,2011年至2018年,确有一领导担任彬县常务副县长、县长、县委书记,2018年4月已异地任职。签单至2018年2月,4月该官员即被调职,这名被指与签单直接有关的官员,究竟扮演了什么角色?该承担什么样的责任?

还需追问的是,都是哪些人在顶风作案?无论请的,还是吃的,都是当事人,都应该为这一事件埋单。报道中有个细节,举报信所附清单显示,2012年7月至2018年2月26日,彬县(彬州市)政府合计欠条225张,欠款总额为8912857.2元。简单计算,平均每张白条欠款近4万元。试问,一顿饭究竟花了多少钱,有无超标接待?

《党政机关国内公务接待管理规定》明确要求:“公务活动结束后,接待单位应当如实填写接待清单,并由相关负责人审签。接待清单包括接待对象的单位、姓名、职务和公务活动项目、时间、场所、费用等内容。”如果彬县(彬州市)政府接待办(彬县机关事务管理局)如实填写,监管部门按图索骥,恐怕会发现不少真相吧?

中央出台八项规定之后,公款吃喝现象明显减少,但也应该看到,公款吃喝远未绝迹。一些地方阳奉阴违,不让打白条偏偏打白条,不让奢靡享乐偏偏奢靡享乐。更让人叹息的是,以公务接待的名义,大肆吃喝,接待方理直气壮,被接待方似乎也心安理得。吃喝风未禁绝,板子是不是应该打一打欣然赴宴的被接待方?

“党和政府带头过紧日子,目的是为老百姓过好日子,这是我们党的宗旨和性质所决定的。”不知道彬州市是否做好了过紧日子的准备?从权力白条到两地的历史“恩怨”,相关部门有必要一一调查清楚,给公众一个负责任的交代。该事件还应引发更深入探讨,为有效治理公款吃喝提供制度借鉴。